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大主宰之触手与曼荼

  在曼荼罗遇见牡尘之前,一直都是依靠着大罗金池底部的惊人压力来勉强抑
制住体内的诅咒,可此举终究衹是治标不治本,每隔一段时间体内的诅咒便会爆
发出来,且威力一次胜过一次,每一次都是让曼荼罗苦不堪言。

  一日,曼荼罗如同往常一样平静地躺在大罗金池之底的一座金色石台上,默
默地忍受着体内的痛楚和外界池水的压力,突然,曼荼罗那娇小白嫩的身体上,
竟是在此时有着一道道黑色的棘刺钻出来,这黑色棘刺犹如是活物一般,紧紧的
勒在她的血肉之中,蠕动间,犹如毒蛇,贪婪地吸食着她的精血。

  骤然受到如此痛楚曼荼罗自然是极不好受,细细的眉头紧紧皱着,显然她也
没来得及预料到这诅咒居然来得如此突然,若是在她有準备的情况倒还好,此时
的她没有一点防备,骤然遇袭,所承受的痛苦自然也要大得多。

  不过事到如今后悔也没办法,想要解除这份苦难自然得立刻反击去压制诅咒


  想到这曼荼罗立即便想起身调息一番,再图徐徐压制,可此次诅咒的爆发似
乎极其猛烈,一道道黑色棘刺死死地将曼荼罗捆绑在金台上,让曼荼罗根本连动
都动不了。

  「该死,事情麻烦了!」曼荼罗轻声道,话音刚落,那一道道黑色的棘刺便
再度有了动作,那死死捆缚着曼荼罗娇小身躯的黑色棘刺突然开始大量分叉开来
,密集的黑色棘刺遍布在曼荼罗的娇小身躯上,显得极其可怖。

  紧接着,那一道道黑色棘刺突然扎根在了金色石台上,旋即立即翻转起来,
满足了曼荼罗起身的愿望,衹不过这次的起身却是令曼荼罗被悬挂在金台上方,
随即那一道道黑色棘刺骤然鬆开了曼荼罗。

  这可不代表着诅咒消失了,果然,在鬆开曼荼罗的一瞬间,四道黑色棘刺便
飞快地刺向曼荼罗,衹不过却并非要取曼荼罗性命,而是分别捆绑住了曼荼罗的
四肢,令曼荼罗呈大字型被摆在了金台上方。

  作为地至尊级别的强者,曼荼罗何时被如此摆布过,顿时一层紫色的光晕便
浮现在了曼荼罗娇小的赤裸身躯上,试图破开捆缚住她四肢的黑色棘刺。

  不过这黑色棘刺却反应极快,还不等曼荼罗破开自己的捆绑,便又是一条条
黑色棘刺袭向了曼荼罗,而且这一次棘刺们的攻击目标还更加阴毒了几分。

  两条迅捷的黑色棘刺分别袭向了曼荼罗衹是略微凸起的小胸脯上,在接触到
曼荼罗胸前的一瞬间便迅速卷起,所用的力道甚是可怕,硬是将曼荼罗的胸脯卷
出了两团颇具规模雪白的乳肉,疼得曼荼罗死死咬住银牙,险些痛呼出声来。

  紧接着一条略迟一步的黑色棘刺在接触到曼荼罗的小腹处后便自然而然地轻
轻绕到后方,旋即猛地一卷,在曼荼罗细小的腰间处围出了一道黑色腰带,但这
条腰带似乎太紧了些,将曼荼罗腰间雪白的嫩肉紧紧地勒了出来,这一次的用力
甚至比上一次更加猛烈,一缕缕鲜血已经从曼荼罗雪白细嫩的腰间流了出来,不
过以曼荼罗地至尊级别的意誌力自然不可能就此呻吟出声,顶级强者的骄傲还在
死死地支撑着曼荼罗的信唸。

  不过这些黑色棘刺可不会因此而震撼,两条更加锋利的黑色棘刺分别卷住了
曼荼罗的膝盖处,如同两条黑色蟒蛇一般死死地绞住曼荼罗的膝盖,棘刺尖端的
锋锐部分竟然深深地刺入了曼荼罗的膝盖当中。

  因为膝盖骨已经被完全刺穿的缘故,就算是曼荼罗的意誌力再坚强,身体也
不受控制地跪倒了下去,但因为自己的身体还被捆缚在金台上方,即使是跪倒也
衹能在池水中虚跪着罢了。

  冷汗大滴大滴地从曼荼罗娇小白嫩的身躯上涌出,显然即便是以曼荼罗的肉
体也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可就是没有任何痛呼、呻吟声传出,地至尊强者的意誌
力居然恐怖如斯,意誌力已经完全超越了肉体。

  不过这些黑色棘刺却并没有因此收手,真要是说起来的话它们最擅长的便是
落井下石了,之前的折磨也不过是热身运动罢了,真正的痛楚还在后头呢。

  虽然已经分出来九根棘刺去折磨曼荼罗,但黑色棘刺的总量仍然很多,并且
曼荼罗被挤压出来的也并不衹是单纯的血液,那可是曼荼罗身体裏的精血啊,每
一滴都无比珍贵,而当这些精血滴落在捆绑在她身上的黑色棘刺上时,这些珍贵
的地至尊精血立即就会浸入这些黑色棘刺中,而这些精血的效力也被用来不断地
给养黑色棘刺,让那些黑色棘刺分化出的数量越来越多。

  但在此时,这些增加的黑色棘刺却突然汇聚了起来,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
一部分作为黑色棘刺的支柱用来支撑着所有的棘刺,而另一部分则是汇聚成了一
根犹如男性生殖器官一样的粗壮棘刺,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那些缠绕在曼荼罗身上的黑色棘刺此时再次改变了状态,原本分化众多的黑
色棘刺们此刻在曼荼罗娇小的身躯上飞快地游走汇聚着,分别集中在了曼荼罗的
四肢上,将曼荼罗娇小白嫩的四肢死死地捆绑住,旋即猛然拉开,彷佛要将曼荼
罗娇小的身躯扯断一般。

  此时的曼荼罗呈一个「大」字型挂在半空中,娇小的白嫩身躯试图挣扎,可
却没有丝毫作用。

  而那根如同男性生殖器官一般的黑色棘刺则是蓄势已久,在见到之后曼荼罗
双腿大张对着自己之后便有所感应,气势汹汹地如同怒龙一般抬起头来,对着曼
荼罗的双腿之间狠狠刺去

  大主宰之楚麒淩洛璃

  在牡尘接受灵光灌顶的这段时间,太鼎灵院也是正好碰巧前来「交流」,因
为天榜前三没有一人坐镇的缘故,北苍灵院的成绩也是想当凄惨,不过在洛璃出
手后,这情况终于是被扭转了过来,可随后一个自称血弒的血神族青年却正好在
此,并向洛璃发出了挑战。虽然两人都仅仅处于通天境初期的地步,不过洛璃毕
竟年龄尚小,经验还欠缺的很,在血弒的幻境攻击下很快便被破开了防御,那强
烈的血光狠狠地轰在了洛璃的身上。

  洛璃的娇躯瞬间倒飞而出,不过血弒却显然并不打算就这麽放过这位洛神族
的下一任皇,那将四周完全掩盖的血水再次剧烈地涌动了起来,将洛璃的娇躯整
个包裹了进去,而他自己看到这一幕也是兴奋一笑,随即同样钻入了那血水之中


  血水之中的洛璃全身衣衫已经被尽数打湿,湿透了的黑色衣衫紧紧地包裹住
已经初具规模的诱人娇躯,将那完美的身材凸显出来,令血弒看得有些两眼发直


  「呵呵,真不愧是下一任的洛皇,果真是红颜祸水。」血弒不怀好意地笑道
,随即慢慢步向洛璃,令后者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郁了几分。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
身份地位比自己不知道高出多少的女子,血弒的心中也是更加兴奋了起来,毕竟
虽然他也是血神族中的王族之人,可却并不受重视,而现在,实力完全不弱于他
们血神族的洛神族下一任的皇已经被自己擒获,衹能自己玩弄,想到这血弒也是
愈加兴奋了起来。

  衹见血弒对着面前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洛璃遥遥一指,那原本便已经将洛璃
的衣物尽数打湿的血水便再次异动了起来,将洛璃本就已经完全浸在身上的衣物
逐渐腐蚀了起来。

  很快,洛璃那曼妙的胴体便真正地显露在了血弒的眼前,因为年龄尚小的缘
故,洛璃的身材还并未到那种性感妩媚的地步,但却也已初具规模,那并不比成
年女子小多少的椒乳骄傲地挺立着,而往下,则是雪白的少女肌肤,血弒的视线
越过那平坦的小腹,直勾勾地盯着那神秘地带,上面呈现出粉红色,稀疏地布着
几根黑色毛发,显得异常诱人。

  血弒见此美景也不打算再多说废话,手指往自己轻轻一勾,包裹着洛璃的血
水便将这诱人的赤裸娇躯扔了出来,直接落入了血弒的怀中。

  感受着手中惊人的滑腻触感,血弒再也忍受不住,舌头贪婪地舔着光滑的粉
颈,同时双手也是丝毫不閑着,迅速覆上了那少女椒乳,并大力地搓揉着,将那
傲人双峰不断地变出各种形状,粗糙大手的手指也丝毫不放鬆,把玩着两颗晶莹
的葡萄粒,不断地撩拔着。而洛璃却是紧咬着银牙,竭力地控制自己,不让自己
发出那种放蕩的呻吟,不过那已经变得通红的俏脸却出卖了自己身体上的感受。

  「呵呵,想要就说出来吧。」血弒突然说道,「不要再强忍着了。」

  「闭嘴!」洛璃紧咬银牙怒喝道,虽然她还能勉强保持清醒,可是却能清楚
地感觉到自己的理智防线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自己身体上的快齤感也是愈发的
强烈。

  可洛璃继续这样强撑下去也是毫无办法,每一个血神族人的血水都是他们费
尽心血提炼出来的,血水所附带的特性也是全有他们的主人所决定,此时的血弒
便是令这血水附带上了春齤药的特性,虽然洛璃已经从血水中脱缚,可周围的的
淫绯气息却是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洛璃。

  而血弒也是放弃了挑拨,全身灵力一震,便将周身的衣物尽数震碎,此时两
具已经完全赤裸的身体也是完全贴合在了一起。

  没有了衣物的阻碍,血弒身上的感觉更加敏锐,滑嫩的少女肌肤与自己紧紧
贴合着,那傲人双峰也是被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因为洛璃的不断挣扎,那少女
椒乳也是不断地与他的胸膛互相摩挲着,令血弒一下便硬了起来。那无比巨大的
阳物直接顶在了洛璃的翘臀之上,把少女弄得秀眉一蹙,不过还不等她出声呵斥
,血弒便一把将那红唇堵住,并开始大肆地攻城略地了起来,灵巧的舌头一把卷
住那试图躲闪的生涩玉舌,开始用力地吮吸着那琼浆玉液。

  而血弒的双手也丝毫不打算閑着,开始转移阵地,在洛璃两条光滑的大腿上
面肆意摸索着,很快便令那洁白的大腿攀上了一层绯红。

  此时的洛璃身体失去了血弒的双手支撑完全是被那巨物所顶着,有力的巨物
直挺挺地将少女的翘臀强行分开一些,并在裏面渗透出来点点白色的液体。

  「嗯 」洛璃终于忍受不住,发出了一声充满诱惑力的呻吟,把血弒弄得
又硬了一些。

  突然,血弒却将那已经从后面进入一些的巨物强行收了回来,同时那正在攻
城略地的舌头与大手也放弃了战斗,令洛璃的娇躯整个落入了周围的血水之中。
汹涌的血水在接触到洛璃的娇躯之后立即翻涌了起来,不断地涌上洛璃的赤裸胴
体,并顺着红唇,甚至是小齤穴不断地进入其中。

  附着着春药效果的血水仅仅是气息便能令洛璃的理智防线逐渐被攻破,如今
洛璃完全浸泡在其中,甚至于被血水进入了身体,强烈的春药效果立即爆发,洛
璃的下身也是突然喷洒出了一股液体出来。

  「呵呵,都高潮了,若是还忍着可不是什麽好事啊。」血弒笑眯眯地看着面
前那混杂着爱齤液的血水,已经做好了冲锋陷阵的準备。

  而在血水之外,牡尘也是终于出关,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也是感到了不安,于
是直接施展四神星宿经将血水击溃。

  滔天的血水散去,裏面的两道赤裸人影也是逐渐地显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北苍灵院和太鼎灵院的众位学员目光均是有些震动地死死盯着那两道赤裸人
影,天哪!之前在那血水中究竟发生了什麽?为何两人竟会完全赤裸,难道

  想到这裏众人也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了牡尘。

  此时的牡尘目光也是有些阴沈,恨不得立即将血弒碎尸万段,而血弒在感应
到前者的目光后也是微微一笑,随即丝毫不顾及牡尘的感受,手指对着已经摔倒
地面上的洛璃轻轻一勾,那血水便将洛璃再次送入了血弒的怀中。

  牡尘此时再也忍受不住,化天境后期的灵力全力爆发,直接对着血弒冲了过
去,而血弒见到前者以化天境后期竟能发挥出如此攻势也是一惊,随即也不得不
将怀中的洛璃放下,全力迎敌。

  惊人的灵力对碰在空中直接展开,即使众人不愿错过欣赏洛璃赤裸胴体的机
会也不得不暂时转移一下目光。

  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道衹有融天境初期的身影却是乘此机会悄然
将那完全瘫倒在地的洛璃抱走。这道身影便是楚麒,作为灵路中的佼佼者,他的
天赋也是毋庸置疑,如今也突破到了融天境,不过这北苍灵院毕竟太过恐怖,他
又不是牡尘洛璃这种变态新生,因此倒是沈寂了好一段时间,如今他也不过是来
凑个热闹,虽然对于太鼎灵院的态度很不爽不过他倒也可奈何,而当看到洛璃出
手后更是激动无比,可随后血弒却将洛璃一把掳进了血水之中,而当血水消散后
他便看到了这香艳的一幕,而牡尘与血弒随后的战斗也是将所有人的目光均是吸
引过去,于是一直喜欢洛璃的他也是决定趁此机会做出一点什麽事来。

  看着怀中这自己一直暗恋着的美女,楚麒的心情也是万分激动,迅速地脱下
了自己的衣服,準备办起正事来。

  而已经沈沦在血水下的洛璃在感受到面前男子的阳刚气息也情不自禁地扭动
起了自己的赤裸娇躯,把楚麒刺激得直接硬了起来,巨大的阳物顿时顶在神秘地
带外围。

  因为之前在血水中已经高潮,洛璃的神秘地带早已湿润,楚麒的巨龙在感受
到这一点后情不自禁地往裏面深入了一些。

  「嗯啊 」感受到两腿之间的异样,洛璃不禁轻哼一声,两条修长美腿也
顺势缠绕在了楚麒的腰间。

  湿润的神秘地带已经将巨龙送入部分,惊人的触感把楚麒刺激得全身一阵痉
挛,再也不做犹豫,一双大手紧紧握着洛璃的少女椒乳,狠狠地将巨龙送入其中


  紧窄的小齤穴紧紧包裹着楚麒的巨物,很快那一往无前的巨龙便接触到了一
层薄薄的阻碍,楚麒顿时激动了起来,再次用力掐一下手中的少女椒乳,令怀中
的洛璃不自觉地轻哼一声,楚麒明白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此时的楚麒不再做任何犹豫,庞大的巨龙对着其中再次用力深入,将那层薄
膜直接捅破,把洛璃疼的不禁呻齤吟出声,一缕鲜血也随着两人的交合处流了下
来。

  楚麒看着怀中美女痛苦的表情虽然有些怜惜,可随之便被无穷的快齤感所淹
没,开始更加用力地与洛璃交合了起来,不知名的液体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留下
来,楚麒也明白这衹是在洛璃昏迷的情况下自己才能够得手,若是让洛璃醒了过
来自己可就麻烦了,还是尽快让洛璃怀上自己的孩子,这样自己好歹多了一个威
胁的筹码。

  想到这裏,一股液体再次从楚麒的巨物中射入洛璃的花心上,而楚麒也是不
肯放过任何享受的机会,将自己那还算清秀的脸庞埋入洛璃的双峰之间,不断地
用力啃着,还不时将那已经有些红肿的一点红梅含在嘴中用力吸吮。

  接连不断的攻势把洛璃弄得娇喘连连,本就已经变得极为敏感的身体顿时禁
受不住,两腿之间再次喷洒出了一股爱齤液,与楚麒射入洛璃体齤内的液体开始
了结合。

  而楚麒见此情景也是更加卖力地抽齤送了起来,一股股液体不断射入洛璃的
体齤内,把洛璃折磨得慾齤仙慾死。

  又是一股液体浇打在洛璃的花心之上,接连的战斗令楚麒也有些吃不消,衹
得恋恋不捨地将自己的巨龙从洛璃的蜜齤穴中拔出,不过洛璃毕竟已经被血水弄
得彻底丧失了理智,根本不肯放过楚麒,柔嫩的小手将那已经有些变软的阳物抓
起,缓缓地放入自己的红唇之中,开始不断地舔着,偶尔滑嫩的玉舌还在马眼上
轻轻打转,将楚麒刺激得再次硬了起来,一股浓精也是忍不住直接射在了洛璃的
口中。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洛璃衹得将其吞下,不过这对于已经失去理智的洛璃
来说却能令她更加兴奋,两条修长美腿再次缠上楚麒的腰间,主动将那已经有些
微软的巨龙送入神秘地带中,不断地迎合起来。

  而在如此令人血脉贲张的情况下如果楚麒继续软下去的话就衹能说明他在某
些方面存在问题,那已经微软的巨龙在洛璃的体内直接昂首,将洛璃的娇躯直接
顶了起来。

  感受着体内的火热,洛璃也不禁呻齤吟出声,令楚麒愈加兴奋了起来,已经
开始放开拘束的他忍不住想要换点花样来玩玩 想到这裏楚麒也是终于下定决
心,不顾面前美女的挣扎,强行将那仍然在大杀四方的巨龙拔出,神秘地带中突
然传来的空虚感也令洛璃难受无比。

  于是失去理智的洛璃直接便扑进了楚麒的怀中,并试图主动迎合。

  不过楚麒似乎也已经下定了决心,任凭洛璃如何主动,楚麒就是不将自己的
巨龙重新送入洛璃的体内,并且两衹大手不断游走在洛璃的酥胸玉股衹见,令洛
璃在极度渴望的情况下快齤感连连,使其对那阳物的渴望更加强盛。

  而洛璃也是开始逐渐地解开心中的束缚,开始不由自主地呻齤吟了起来。

  而楚麒看着平时如同女神般的洛璃此时放蕩的模样也愈发兴奋了起来,不过
仍然强忍着慾火,準备让洛璃主动投怀送抱。

  在一阵挑拨之后,楚麒也是打算看看自己的成果,于是他强忍着心中的慾火
,直接将怀中的洛璃扔下,并主动离开。而在这时惊奇的一幕也发生了,平时如
同女神一般的洛璃此时体内骤然间失去了男人的阳物后,一张俏脸愈发通红了起
来,两衹娇嫩的小手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酥胸与神秘地带,很快便令自己的神秘
花园溪水潺潺。

  渐渐的,完全失去理智的洛璃也感觉仅仅这样似乎根本满足不了自己,于是
便开始了寻求能够满足自己的东西。

  而她首先想到的便是之前令她无比舒爽的楚麒,不过楚麒似乎打定了主意,
任凭洛璃主动引诱,他却总是显得清高无比。而洛璃在寻求满足失败后一张俏脸
也是愈发通红了起来,开始逐渐更加放蕩地呻齤吟,而楚麒也终于準备做点什麽
,一把从背后将洛璃的赤裸娇躯搂入怀中。

  两具完全赤裸的身体紧密地接触着,楚麒轻轻地咬住洛璃那已经变得红润的
耳垂,轻呼了一口气道:「怎麽样?想要吗?」

  「嗯 」洛璃臻首轻点道。

  「想要什麽呢?」楚麒不怀好意地笑道,他就是要让洛璃完全地抛开自己的
底线。

  可洛璃毕竟是个保守的女孩,虽然身体上极其渴望,可却也不好意思直接开
口。

  而楚麒看到怀中美女的犹豫也知道洛璃并没有完全屈服,于是将大手逐渐地
伸向神秘花园,并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洛璃娇呼一声,不过随即楚麒便将那沾染了不少液体的大手堵在了
洛璃的红唇上,并嘿嘿笑道:「怎麽样?现在想好了吗?妳的下面已经湿透了呢
!」

  「我 我想要 」洛璃断断续续地道。

  「要什麽呢?」楚麒仍然不怀好意地笑道。

  「我想要妳来上我!」洛璃终于抛开了自己的尊严。

  而楚麒看到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些成果也笑了起来,随即再次走向了正在
疯狂自慰的洛璃。

  「给我停下 」曼荼罗脆弱的声音响起,却已无地至尊的气势。当下慾拼
命催动灵力,却在诅咒之下半点也做不到,眼看棘刺扎来而毫无应对手段。

  黑色棘刺长驱直入,仿佛利刃穿心一般。由玉穴传出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
扩张开来,传遍绝色少女全身。

  「啊!」这不亚于九品至尊全力一击的戳插令曼荼罗发出清脆如黄鹂啼鸣的
惨叫。钻石般的泪珠悄然涌出曼荼罗的金色双眸,更显得楚楚可怜。

  此时,一条棘刺摩擦着少女香扇玉坠似的耳垂,仿佛在轻轻啜咬,饶以曼荼
罗地至尊的定力,也不禁发出梦呓般的瘆人叮喃。两条棘刺紧捏住玉峰,挤压出
可爱的形状。在上下齐手下,曼荼罗的身体开始热烫起来,俏脸一片诱人通红。

  很久以后,这位大罗域主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边享受棘刺的蹂躏一边镇静
地发出宣言,可惜现在还没这层修为。

  下方的粗大棘刺在那颗软嫩的粉红色豆蔻上不停地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酥
麻感,刺激得曼荼罗浑身急抖,所幸被缠绕在娇躯上的藤蔓压制。可是内心和身
体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少女一阵心慌意乱。

  在这般刺激下,尽管矜持的灵魂极力地阻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
制。曼荼罗不衹是花,内心深处是少女那样纯洁而荒糜的,尽管看似不食人间烟
火。身体不会说谎,此时曼荼罗不断扭动柳腰,足以证明她起反应了。

  此女成长速度之恐怖,除了天帝、牧尘这些关係至亲的人,其他人都无从得
知。别看她现在不堪抚弄,日后可是可以一边品味棘刺的攻势,一边与敌人战斗
的。话虽如此,这样状态下战斗不能发挥全部力量,这就是为什麽曼荼罗较少出
手的原因。

  就算早已被体内的慾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多年的品性使然,少女紧咬银牙,
迫使自己不发出糜乱的欢愉声。先前那棘刺还伤害着曼荼罗的玉体,转而又像是
忠心耿耿的僕人伺候主人那样教曼荼罗飘飘慾仙。贞操崩溃,曼荼罗渐渐沈沦在
调教中。

  「嗯 」懒惰地流泻出糜乱仙音,曼荼罗自己听见都脸红,「嗯、不要
啊,呀 」

  在两条棘刺揉捏玉峰的同时,其他几条藤蔓顺着圆润光华的大腿上移,使象
牙般白嫩的玉肌潮红一片。当双峰充血傲然挺立时,下面的藤蔓正好撩入花丛。

  「呜、不要 不要停 呀喔!」伴随如泣如诉的愉悦妙音与娇躯的连颤,
大量玉液涌出花蕊。曼荼罗双瞳紧闭,享受这一刻的愉悦,伦理道德都被遗弃,
衹顾身体的沈迷。

  即使这不是第一次迎来绝顶,但是被棘刺玩弄到高潮叠起到是平生第一次。
正是因为这次,除了后来能够用花粉迷惑牧尘来与自己同床共枕,曼荼罗平时都
用棘刺当作娱乐用品。

  每日被她琼浆玉露沾湿的棘刺不计其数,在曼荼罗寝宫中堆积如山,昭示这
少女域主的罪恶。在牧尘第一次抱曼荼罗的时候,若不是曼荼罗及时掩饰,恐怕
内衣同玉穴裏存放的棘刺及从山丘顺沿玉腿流淌至纤纤玉足的湿漉漉液体便会被
牧尘发觉。当然,这是后话。

  汁液浸湿花丛,曼荼罗回想起以前是怎样达到这种状态的。记得在梦中时常
浮现出道袍老者的身影,那便是天帝。

  有时候曼荼罗梦见三个一模一样的老人抚摸自己的嫩滑肌肤时,身体的抖动
就会令自己醒来。醒来后,床单上就会出现这种花液。曼荼罗若有所感,便严禁
三皇以及僕从等进入闺房。对这禁令,睡皇似乎知道什麽,但不说。

  回忆天帝,凝视棘刺,曼荼罗一阵恍惚,直到下面那巨大锋利的棘刺没入花
房,她才回神。

  身体什麽部分被棘刺顶住时,少女惊慌地道:「啊,不要!」然而细弱蚊声
的哀求完全没有底气。曼荼罗遗憾自己仅仅在梦中被天帝刚刚抚摸就醒来,这一
次似乎是圆梦的机会。

  「啊!」

  那一刺好像能刺穿心脏。短暂数秒宛如隔世,终于被棘刺夺走贞洁,曼荼罗
的叹惋声既悲切又满足。落红自体内飘散而出,没入池水之中。每当以后曼荼罗
在大罗金池内闻见血腥味,就知道这是象征今日痛苦与快乐的处女血。

  现在可没功夫思考这些。那棘刺不懂得怜香惜玉,非但不顾曼荼罗被破的痛
苦,反而愈加猖狂地抽插。小脸布满痛苦之色,曼荼罗不用看都能感受出棘刺在
下面的嚣张进出。

  「嗯 啊哈!」混杂抽痛与欢悦的呻吟从樱桃小口中钻出,曼荼罗也顾不
得形象了,反正这池底无旁人

  凭靠娇小玲珑的玉体,曼荼罗令无数男人魂不守捨,很难想象这高贵如斯的
天女会在这渺无人烟之地遭受棘刺蹂躏,更难想象出曼荼罗的欢乐心情。

  无论曼荼罗舒适也好悲痛也罢,棘刺不理会她的反应,衹是猛力抽插在少女
湿淋淋的通道。尽管女孩的那个部分不时向中央紧缩,但棘刺仍旧在裏头进行着
最激烈的活塞运动。怒龙越插越深,尖端变得圆滑,撞击到曼荼罗那脆弱的深处。

  「呀呼 天帝陛下,啊,用力 」曼荼罗在剧痛下神智不清,竟当自己
被天帝把玩。仙逝的天帝若有得知,不知作何感想。

  经历玉穴被粗大入侵物猛然撑开而产生的短暂痛楚后,少女没多久便陷入了
激烈的快感中。抽插挺动让初经人事的绝美少女感到非常的不适,但是在花液润
滑下疼痛的感觉逐渐地消失,加上对天帝的敬仰,她不再抗拒。

  为了昭显强烈的快感从玉穴散发,血色的红晕开始遍布她的洁白柔嫩的娇躯。
经过棘刺努力开垦之后,曼荼罗妩媚的玉容早已一片丹红,同时快感一波接着一
波狂奔而至,禁不住发出迷乱的喊叫。若是平日听到这种叫声,曼荼罗的耳根都
会发红,现在时却不知廉耻。

  「呃、哈啊?呀啊啊啊!」浑身僵硬,来不及会神,便达到凄美的绝顶,在
玉体的痉挛涌出大量粘稠蜜汁。棘刺变得善解人意,它急速插拔,给予曼荼罗无
尽快感。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从嘴角流出的口水,发出的鸣泣越来越高昂。

  日后牧尘将众女高潮时的情态对比,给出生动形象的描绘:洛璃的精致俏脸
红如火,如果比作花,她却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使人不敢亵
玩;灵溪温和如水,在那个时候更加充满暖人心扉的爱意;九幽有女王气势,教
人产生浓厚的征服慾望;无论那种体位,彩潇的表情、娇躯都充满罂粟般野性诱
惑,无论谁看到那妩媚的笑容都会沈迷其中而丧失理智;林静的呻吟中充满少女
活泼阳光,将她压在跨下便可享受轻鬆愉悦的时光

  至于曼荼罗,她在这个时候,金色眸子涣散失神,饶以牧尘定力,单单是对
视就会大发野性;耳朵染上晚霞颜色,让人想要卖力舔舐;银牙紧咬却不断流泻
秽语,清亮的声音诱惑圣人堕落;俏脸若苹果般红润,若玉石般秀丽,其中的情
意一言难尽;萝莉娇躯拼命套弄迎合入侵物,随之起伏摇摆,这是意想不到的狂
热。光用可爱一词是远远不足以形容的。

  藤蔓揉捏胀红的双峰,积压挺立的蓓蕾,从未有过的刺激令曼荼罗主动挺迎。
时间一分一秒推移,曼荼罗的慾火膨胀到难以压抑的地步,使她像卑贱的歌妓一
样显露出慾求不满的表情。美撼凡尘的少女竟然嫉妒起青楼歌妓,想要像她们一
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依偎在男人怀抱中。

  虽然曼荼罗的身份不容许她放纵,但是她还是有办法让自己成天都享受这种
乐趣。她想到办法,可以用刺眼的金光笼罩身体,这样别人就看不出自己在干什
麽了。后来她还真这样做,每天躲藏在光辉灿烂的金光中用棘条满足自己,尤其
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更加有一种偷窃到幸福的快感。别人还以为曼荼罗
用金光遮蔽容颜是为了掩盖身份,想不到理由竟这般强悍。

  粗壮的怒龙进进出出,将花汁同血液一并挤出。快意教曼荼罗的肉壁急剧收
缩,马上搞得曼荼罗双颊赤红,媚眼如丝,神态淫秽无比。如果此时这些藤蔓消
失,曼荼罗便会用纤纤玉指将自己送向巅峰。

  为了满足自己的渴求,后来那几年裏曼荼罗发明了不少小玩意,有些可以让
她的液体打湿整片床单。曼荼罗养了淫虫让它们在玉体上肆虐,甚至还用花粉迷
幻一群男子来围歼自己,但是这些都不如棘刺那样能令自己享受灭顶的快意。

  抓住曼荼罗诱人的玉臀向后一带,同时间猛一挺,巨龙这次準确无误地贯穿
而入一次就深入到底。

  或许腻厌单一的姿势,藤蔓拉扯曼荼罗,令她双手同双脚支持石板,像狗一
样趴着。不衹是花穴被插得无力,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力量,曼荼罗保持这种姿势,
就算是天至尊这种意唸坚若顽石之辈,都会被蛮若无骨的软软娇躯能激得双目赤
红。

  「太过分了,怎麽这样 」正在曼荼罗对这种不雅的跪姿感到难为情的时
候,蜜穴被巨龙破体而入,重重撞击在花芯之上。无比震撼地直冲云霄,纤细的
娇躯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刺激,呻吟一声,整个人软倒在石床上,大量的蜜
汁自花心中不断涌出。随着抽插,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玉液夹杂落红,平添几分
凄艳的美感。

  即使藤蔓鬆开对曼荼罗的掌控,曼荼罗不但没有逃离,反而疯狂地用翘臀蹭
蹭插着自己的棘刺。

  要是被人发现了,恐怕也无人敢相信这媚态毕露的少女是大罗域主。所幸曼
荼罗知道自己身份,从不在公众面前表明自己的嗜好,否则人们就蜂拥而至,排
着队来服务这位放蕩不羁的小域主。

  像狗一样跪着被棘刺干,曼荼罗想想都能兴奋,这多少有受虐癖好。曼荼罗
和炎帝女儿萧潇倒是般配,一个受虐一个施虐。

  有一次炎帝外出,萧潇勾结虚无吞炎将弟弟萧霖的灵力封印,并用魅惑把亲
弟弟拖上床压倒在身下。之所以萧霖对萧潇言听计从,不光是因为萧霖是姐控,
更因为愧疚自己破了姐姐的身(被姐姐强上)。萧霖不敢与萧潇同去龙凤天,就
是担心在半路受帝女殿下淩虐。(有机会作者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可惜无人能欣赏双峰一上一下晃动以及花瓣不停翻出卷入的淫靡景色。曼荼
罗忘我地娇吟呼喊,胯下更不断传来湿热插抽的快感,浑身滚烫、意识鬆散,连
自己是否又一次到达巅峰都判断不出。

  想当年,陆桓看中曼荼罗迷人的萝莉身体,承诺衹要曼荼罗能与自己结合便
化干戈为玉帛,被曼荼罗毫不犹豫拒绝。现在曼荼罗这番迷乱模样,哪裏还有从
前影子?

  不知为何,那棘刺抽插速度骤然增快。棘刺插入少女的玉穴,刚将送入玉人
体内深处,一股令人无比销魂的热流已从尖端激射而出,向曼荼罗体内深处射出。

  「哼呀、好热 啊,好胀 」

  曼荼罗惊喜发现喷射到花盘裏的液体竟然是自己先前被抽离的精血。见血丝
从大腿间流出,她忙用小小的手掌承接并吸入口中。这种光景,不知道的人看了
还当大罗域主有什麽大胆的癖好。

  一番折腾,这些精血竟然比先前还精纯,曼荼罗大喜,嘴角扬起妩媚的弧度:
「这还真是一件宝物呢!」曼荼罗感受身体状态,发现下面湿得一塌糊涂,几乎
要撑不住棘刺的不断爱护。

  这时,停止运动的藤蔓再度运作,抢在曼荼罗发出惊呼前,便有几根深入她
的口腔。曼荼罗挣扎不过,又一次成为待宰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