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本篇最后由 r20isopop15563 于 2017-12-22 19:11 编辑

我叫做阿雄,刚升上国中,有一位可爱的女友-婉婈,常常帮着马尾与双马尾,有着一对小巧的胸部和细细的长腿,婉婈同时也是班上的美术小老师,特别擅长画画,而今天放学又要留在教室负责教室布置,身为他的男友,想和她留在教室,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但无奈补习的时间点,只得在补习结束帮他外带一份便当,买完婉婈最爱吃的鸡腿便当,準备走向唯一一个电灯还亮着的本班教室,却听到,「谢谢你喔,承蔚,阿雄他补习过来还要一点时间,如果你没良心了帮我大概要弄到很晚。」原来我们班的承蔚也在教室,但只见承蔚的目光,直视婉婈穿着裙子露出的长腿,婉婈似乎没注意到承蔚正在盯着自己的美腿,只是专心的站在椅子上贴黏着布置,而没有顾虑的承蔚,竟然慢慢调整自己的角度,将婉婈全身上下的视姦了一遍,正当我在好奇承蔚是以什幺心态留下来帮助婉婈的时候,婉婈脚步一个不稳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而跌倒时刚好落在了承蔚身上,胸部紧贴着承蔚的胸口,下体和下体碰在一起,承蔚竟然悄悄晃动着他的老二,跟婉婈的私处来回磨蹭,婉婈被这幺摩擦,嘴里发出呻吟,满脸通红,「承蔚...你没有怎幺样吧?」婉婈被吃了豆腐竟然还首先担心承蔚这个禽兽,此时承蔚竟然将原本要爬起来的婉婈又再次拉倒,婉婈倒在承蔚的身上,满脸通红,照理来讲男友应该要去制止别的男人碰自己的女友,但此时下体却略为膨胀、内心极度兴奋,想到承蔚会非礼我的婉婈竟然引起我的性趣,「承蔚.....不可以这样....」即使婉婈极度反抗,但无奈于身体娇弱,加上承蔚也是运动员,自然无法挣脱承蔚的熊抱,「婉婈~妳真的好可爱,自从开学第一天看见你我就对妳一见锺情,每天想像妳跪下来帮我口交,吞下我射出的大量精液,给我好不好?」同时承蔚的手也不安份,移动到婉婈的裙下开始抚摸,「嗯 嗯~」糟了,婉婈看似要把持不住了,还没干过的处女穴即将失守,「不能摸那边阿~」当婉婈还在抵抗的时候,承蔚用嘴封住了婉婈的嘴,承蔚的舌不断顶着婉婈的牙齿,最后婉婈只能放弃抵抗,让承蔚的舌头进入了婉婈的唇,两人的舌头互相缠绵,承蔚接着把婉婈的内裤脱下,内裤上湿了一大片,可见婉婈的体质相当敏感,被这幺又亲又摸,淫水早已氾滥成灾,「小骚货,怎幺那幺多水,是不是喜欢我这样摸妳啊?」此时的婉婈已经放低抵抗的力量,「嗯~不能这样,啊~不要在这里....你摸的我好痒」「这幺晚了不会有人经过,阿雄他还在补习呢!让我代替他好好爱妳吧」承蔚不慌不忙的解开婉婈的上衣,此时的婉婈身上只剩下一件黄色的小奶罩,「哇,这个年纪就穿这种,怎幺可以这样诱惑我呢?看我还不干死妳!」
「明明是妳...」婉婈已经快要把持不住,内心渐渐克制不了身体的冲动,身体慢慢配合承蔚的抚弄,发出舒服且陶醉的呻吟,承蔚透着婉婈的小奶罩,用力的吸吮,「好痒,不要这样...」没想到承蔚竟然变本加厉,将胸罩解开,直接吸吮挺起的奶头,「妳看妳的奶头已经变得这幺挺,看来妳很享受嘛」「我才没.......」
婉婈正要辩解的时候,承蔚已经将体位翻转过来,并且移动到下半身开始亲吻眼前少女光溜溜的酮体,直到私密处才停下来,用舌头和手指把玩着婉婈的秘密花园,而敏感的婉婈受到这样的刺激,一股淫水没控制好,喷了出来,婉婈竟然高潮了,看到这样的婉婈,承蔚也把持不住,脱下自己的裤子直接露出自己的巨物,看起来似乎有将近20公分,一个国中生竟然下面却有如此巨大的阴茎,看到大肉棒的婉婈更加害羞,承蔚引导婉婈的手去触摸他的肉棒,婉婈摸了几下竟然开始上下快速的套弄,那个平时亲我脸颊就害羞无比的婉婈,竟然在帮其他女孩子打手枪,没想到婉婈其实是这幺的淫蕩,「啊!我受不了了!」承蔚拨开婉婈的小手,把婉婈抱到大腿上,开始用大肉棒抽插我的婉婈,承蔚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一次就进到了阴道的底部,只知道硬是将所有愿望都往婉婈的体内冲刺,婉婈的脸上第一次浮现痛苦的表情,但经过承蔚大力且快速的来回抽送,婉婈开始显现享受的样子「嗯......嗯........啊~」婉婈开始淫叫,「妳的叫声真好听!多叫几声给我听听」不知道婉婈有没有意会到,只是一直让承蔚在底下一直猛烈抽插着自己的阴部,这时承蔚突然停了下来,「被我干的爽吗?」「嗯.....好舒服.....喜欢你的大肉棒干我.....喔~」「喜欢我干妳的话就自己动」接下来慾火焚身的婉婈也顾不了什幺贞操,开始在承蔚的腿上自己抖动,满脸的幸福感让我感到相当愧疚,其实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没有立即阻止导致现在女友在和别的男人交欢,再来是我没办法给他这幺舒服的体验,过不了多久,两个人双双到达高潮,承蔚大量的精液直接喷进了婉婈的体内,同时婉婈的淫水也在地上造成了一个水滩,两个人似乎还没有要停的意思,承蔚休息一下,重振旗鼓,站起来让婉婈帮他口交,我已经看不下去,只能默默走出校门口,在校门口又等了将近十分钟才看到婉婈衣衫不整的走出校门口,而原本能够透出制服的黄色内衣却不见蹤影,看来承蔚得到了个战利品,婉婈脸上浮现劳累的表情,看来在口交完他们又来了一发,我不知道该说什幺,而婉婈看到我却是满脸的内疚写在脸上,「去吃饭吧~」「那便当呢?」「早就冷掉了」「去吃关东煮吧」平常的话脱口而出,一切都没有变,不管是婉婈的心还是我的,我只是这幺告诉自己,直到半路上婉婈突然吻上我的唇,我才知道婉婈的心还是我的,才安了心,而承蔚那个混蛋,竟然干完婉婈的隔天就转学了,听说是为了以后运动的前途铺路,转到一间体育学校,听到消息时婉婈面无表情,大概也是鬆了一口气吧,而我心里又骂又笑,这个家伙最好就不要来纠缠我的婉婈,我还没找他算内射和姦淫她的帐呢!但也因为承蔚那晚的调教,婉婈变得开放许多,不久之后我也成功干到了婉婈,而那一晚的秘密,就保留在我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