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没想到这个月的粮收比预期的还要来的好,令人意外呢。

  「接下来 领国内的野盗问题。嘿呀,那些家伙真是不死心,明知道会被我们的士兵歼灭还要出来作乱,有够烦的。」

  「看来今天必须要熬夜了∼∼」

  我把矮桌上的记事簿阖盖后,放在一旁的书堆里头,再继续处里棘手的国内大大小小的琐碎事务。

  身为一个领国之主——不想办法解决每天都排山倒海而来的民生问题,可有损冠戴于我现在的身分。

  为了让心爱的人民过着好生活,牺牲一点睡眠时间是值得的。

  「嗯 」

  工作之余,我撇头瞄到了房间角落的镜子——那镜中的自己,是那幺的年轻气盛、有本钱的身材,但这外表下,却带着大将之风的迫威。

  我低头笑着,这就是已去世的严父所留下来的影子吧。

  他在临终前曾託付我一件重责大任,那是当时还是身为大少爷的我所无法想像的任务,不只震撼了往后的人生,把我的生活作息导向正常轨道。


  『我把 这个国家交给你了 虽然看似一副不可靠的样子,但我相信你能做得到的 ..』


  长得像老虎般的父亲,竟然一边落泪,用他那虚弱无比的双手紧握住我,那番恳求的眼神打动了我。

  之后,他就含笑离开这个充满七情六慾的世界了。

  即使我只是个二十齣头的男人,他还是把这任务交给我这个独生子。

  也因此 如果不接下手的话,岂不是枉费了老爸辛苦对我的养育之恩?

  不过好景不常,当上这领国、这城堡的新主人没几天,老天彷彿开我玩笑似的,给了我个

  「玥烨大人,晚上的膳食您不吃吗?」

  「等我处里完这些书简再说吧。」

  没错,如诸君所见。我身旁多了一位可靠的亲信,从『那天』莫名偷袭开始,我多了个有着尖耳朵的女人。

  梓——我心爱的贴身侍卫,不晓得从在我批阅公文时而无閑暇顾及周围时,就已经在我的身旁跪坐看着我的背影,这样的情况好一阵子了。起初,晚上独自一人工作时还会被吓到,但每没个礼拜的时间,也不见怪了。

  面对他这样来无影去无蹤的情形,说实在,即使我再怎幺碎碎念,也改变不了她身为『女忍』的天性。

  这只不过是她的特殊习惯之一,潜伏在闇影中,无声无息地接近目标,然后在片刻间夺取目标的性命,这就是梓的拿手绝活,『闇杀忍术』。


  「 」

  面无表情的她,一如往常摆着那副扑克脸待在我身旁,无时无刻地保护着我的性命安危,像个妻子般的存在,陪伴着我。

  话讲的这幺好听,但今天的气氛却相当微妙

  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可不行。」梓压住我拿着毛笔的手,她的眼神十分愠怒。

  果然,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我熬夜到子时还未有正常睡眠的情形,持续至今也足足有一个礼拜了,把我身体健康摆在第一顺位的梓,会不念我才有鬼。

  虽然带着足以遮住整个脸孔的面罩,我还是能感受到她在 生气。

  见到梓微微颤抖的样子,平时冷静的她果然看不下去我的作息,而忍不住想对我发火吗 ?

  「您为了百姓的生活着想,固然是件好事。可是您的身体也要适时补充该有的东西及休憩,才能更有精神地处理国事,而不是在这里硬撑。」

  「 所以呢?」我停下手边动作,看着梓反质问。

  「您需要休息。」好个简洁有力的回答。

  「不要。」我也给她简单明了的回答,

  「请您不要这幺任性,您的身体需要适当的休 」

  「我跟妳讲过了我不需要!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对着她愤怒大吼,这房间的气氛如同低气压瞬间冷了下来,而梓张大着眼睛看着火气有余的我,她这次终于不再苦劝我,稍微退离她现在跪坐的位置。

  「是,属下知道了 」

  听到我的回答后,梓沈默不语地低下头。看来她是知难而退了,而我继续拿起毛笔翻开记事簿,一一逐步批改公事。


  (半小时后 )


  (梓,是在生我的闷气吗?)

  我转头过去偷看她,依然还是那副低头沈默的样子,这时我的内心开始慌了起来,刚才因为怒火沖昏了头,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梓很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也就是所谓的『喜怒哀乐』,像现在的这副模样,虽然安静,但十之八九是以”沈默的愤怒”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真要说起来,没有我这个主上的命令,她可说是连一滴泪都不敢落下来。

  说这幺多,总得要关心一下她。

  我再怎幺不劝告、操劳自己的身体,遇上这情况我还是会立刻停止手边工作的。毕竟对方不仅仅是我最忠心的侍卫,也同时是我的妻子、我的枕边人啊。

  「梓?妳还好吧?」我撇头看着她。

  「 」

  「梓 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她微微点头。

  「呃嗯 我刚刚的口气似乎不好了些,所以能不能请妳原谅我?」我稍微捏了一下她的耳朵,想逗她开心。

  「不要 」

  「不然梓想要我 怎幺样?」

  「这样 玥烨大人 」梓抓住我的一只手,搭勾在她的白皙双肩上。

  梓拉下遮掩的面罩,露出她本来就有的动人美貌,熟嫩的红晕点缀了她的表情,二话不说,立刻与我的嘴唇吻在一块儿。

  已经有几天没干这回事了,喜欢梓的我也不顾一切在她的嘴里搅动,品尝香甜的嘴唇、美舌、唾液。尝尽涎水甘甜后,我把她压倒在塌塌米上,一手把她的飞镖髮夹抓掉,让她的束尾散开成清秀的黑长直发,别问我干麻这样做,我其实比较喜欢她把头髮放下来的样子。

  被压倒在地上的梓,任凭我的嘴在里头与他湿吻。过没几秒,感到有些腻的我把目标转移到她的颈上,我从她的嘴角缓缓滑落,慢慢沿着下行的路线转移阵地。

  「嗯唔 !」梓闷喘了几声,她儘力忍住而不外露,这副模样可爱极了。

  「 怎幺,这点前戏就有感觉了啊?」我在她耳边细语,故意开她玩笑。

  「不、不是这样 玥烨大人很少这幺主动,属 属下格外感到幸福。」梓略带红涩的羞脸,更打击了我的心,更催促我的慾火。

  「原来如此 」

  我楼住梓的细腰,让她背对着我。

  「 ..那这样如何呢?」

  我把右手伸进她的忍束装袖口,掌握住浑然有致的半球体,搓揉隐藏在紫色束装下的乳房。

  「哈啊 哈呜 」梓弓着腰让我凭依在背后,不断刺激她的乳房。

  她一直处于颤抖的状态,无法用言语比喻的快感正麻痺着她的五感,能够蒙受心爱的主上的疼爱,她已经无所谓了。

  「梓也憋很久了吧?何不在今天把一切的慾望发泄出来呢?」

  「才、才没有 那回事 玥烨大人 嗯!?」

  右手的双指夹住了白球上的粉红乳首,像拉面皮般的抓了又拉、拉了又抓,周而复始的动作。

  「呜呜 」虽然梓的眼角冒出了几滴泪水,但她的表情却不是痛苦,而是愉悦的表情。

  不过我的伎俩还没结束呢。

  「我可不会让下面空着的噢∼」

  「下面!?玥烨大人 请不要 呜!属、属下 啊啊啊!!??」

  我把蓄势已久的左手,伸进了束装内部的白色丁字裤里面,稍微使个坏心眼让食指滑进淫水泛滥的蜜穴。

  「啊 啊 」梓已经说不出半句话来,她正因无数次如电流般的刺激窜移到她的全身,淫水也流出更多的份量来。
  
  「喜欢吗?我可爱的梓。」我咬着她的耳朵,双手不停地认真工作,抚慰她的身体、乳房、蜜穴。

  「喜欢 玥烨大人做的一切 梓都喜欢 ..」

  「啊啊 不行 .快、快要 」她的眼神,苦苦哀求着我,要我加快动作。

  「快要高潮了对吧?」

  当然,我可不会拒绝梓的小小要求,所以我加快了搓揉乳房、手指抽插的速度。
  
  溼热的蜜穴如同坏掉的水坝般,蜜液泛滥成灾,早就濡湿了我的左手。

  而梓的表情也明显有了变化,呻吟声也不像一开始的弱小,被放大到隔壁房间都可以听的到了。

  不停晃动的尾巴,牙痒痒的我张着口朝心型的地方咬了下去。

  这是梓身体最敏感的地方。

  「咦咦!?那里不行,唯 唯读那里 玥烨大人 啊啊 .不行 忍不了 」

  「呜啊 去 去了啊啊啊 .!!」

  潮吹带来的蜜液比想像中的多,部分濡湿了我与梓周遭的塌塌米,而多数的蜜液正如同我想像的,被她的丁字裤、束装下半部吸收。

  沈溺于余后的快感的梓,像暴风雨过后躺在我的怀里休憩片刻。

  因为,这只不过是所有的前戏而已,真正的重头戏还没开始呢。

  「梓。」

  「是的 ?」

  「妳想要在上面还是下面 ?」

  「属下可不能逾越我的本份啊 」

  她解开束装的腰带,应声落下的束装把她姣好的身材展露出来,似雪如霜的诺大果实也没有了任何衣物遮掩,带着一点红晃动,受此刺激的我哪能忍得了?

  我马上抓住她的双肩把她扑倒,现在的梓除了内裤以外,没有一丝的掩饰了。

  她拉下湿润的丁字裤,双腿张开,让蜜液的源头地毫无保留展露在我的眼前。

  「请 玥烨大人 .」梓掰开了有着稀疏黑毛的双片花瓣,让蜜唇的小洞对準我。

  我解开了身上的所有衣物,握住坚挺的肉茎抵在她的花瓣上。顺着蜜液的润滑作用下,我的龟头慢慢地滑入蜜洞之中

  「我不会有让梓有心理準备的时间噢。」

  我抓住她的双腿,用力一挺,让肉茎马上没入她的蜜穴里头。

  「咿咿呀啊啊 .啊啊 呀啊啊啊!」

  梓突然弓起身子,张着口流出涎水,颤抖不止的身躯表示她被快感佔据了脑袋还有身体的神经。我开始抽送起来,让她了解我这主子的厉害。

  我摆动着腰部,看着妻子的愉悦表情动作。

  「梓看起来很舒服呢 」

  「玥烨大人 .我 .我 」

  「叫我玥烨就好,以后都是如此 听懂没?这是命令。」我使了口气命令梓。

  「玥、玥烨...感觉 .好舒服 .啊啊 ..哈啊 ..」

  「很好 这次很听话呢 」

  我贴向了她的甜唇,再战她的嘴里的湿舌。

  从洞口缝隙流出的蜜液,沾湿了我的下半身。梓 真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忍者,细小的身躯拥有强健的体能及浓稠紧绷的内壁,我怎幺会有这幺完美的女人 .

  啪滋!啪滋!啪滋!

  黏稠的汁液四处飞溅,把附近的书堆给弄湿了。

  楚楚动人的表情,引人勾魂的曼妙身材。

  正被我盘据着,与我的身体纠缠在一起。

  佔有一切,决不让这宝贵的东西离开。

  「哈啊 玥影 我 想要 .更快 更多的啊啊啊 .」

  「噢∼想命令我这个主子啊。」

  「不是这样 呜呜!子宫、子宫被玥烨的 被刺穿 哈啊 ..!」

  「属下 呜呜 呀啊啊 哈啊 」

  我加快了来回的速度,肉茎顶撞子宫口的次数也愈来愈繁多,擅长房中术的梓有着比一般人还要更敏锐的神经系统,看似一样的身体,有着人类女性望之莫及的敏感点,所以,每每与她做时她几乎会高潮数次以上。

  「梓,想要一起去吗?互相一起湿吻 」

  「属下、属下当然愿意 啊啊 嗯哈 呀 ..」

  「精液 满满地 在子宫 想要、属下想要 怀上玥烨的孩子 ..」

  

  终于,热潮来了。

  「嗯 !!」

  「呀呀 啊啊啊啊啊 !!」

  无法间断的精液注入,犹如将我的所有一切、元精、灵魂交到梓的子宫里面。无与伦比的身体酥麻感,让她充满了喜悦的泪水,怀有笑容的她看起来相当开心,而尾巴也环环绕住我的腰部,不让我身体的分寸离开蜜穴中。

  「玥烨 我爱你 .永远 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

  「我也是啊 梓 身为主子的我 ..怎幺会抛弃部下呢 ?」

  我转头,轻吹口气把书室唯一的光源吹息,也就是蜡烛上的细小火源。

  而我,第三次吻向梓,继续我们俩的恩爱,直到晨曦的升起都还未结束。

  因为梓和我,只想相互依黏在对方的怀抱里